当今世界最宝贵的资源不再是石油,而是数据

20170514_180_554040_0.jpg

    有一种全新商品孕育了一个快速发展且利润丰厚的产业,这使反垄断监管者不得不介入以约束商品流动的控制者。上个世纪,存在相同问题的资源是石油。如今,数据就是数字时代的石油,数据交易巨头们同样产生了担忧。这些企业巨头看起来不可阻挡,如Alphabet(Google的母公司)、亚马逊、苹果、脸书和微软。它们是五大世界上估价最高的上市公司。其利润激增:2017年第一季度它们的净利润加起来超过250亿美元。美国的网络消费额有一半都来自亚马逊。谷歌和脸书几乎占据美国去年所有数字广告的增长收益。

    这种市场地位引发人们对呼吁分解科技巨头企业,就像二十年代早期分解美国美孚石油公司一样。本报(《经济学人》)过去反对过如此激进的行为。企业规模庞大无罪可言。这些巨头的成功同时也是消费者受益。所有人都离不开谷歌的搜索引擎,亚马逊的次日到货,以及脸书的新闻推送。这些企业在标准反垄断审查实行后,也未引起警觉。他们并没有对消费者漫天要价,许多服务都是免费的(实际上,用户也会买单,只不过方式是不断发回数据)。如果考虑到线下竞争者,他们的市场份额并没有庞大到那么令人担忧。此外,新兴创业公司的出现,如Snapchat,表明后来者也能“兴风作浪”。

    但是,担忧是有原因的。互联网公司对数据的操控赋予了它们无限权利。所谓的“数据经济”(见简报)已经到来,石油时代产生的对竞争的传统观点已经过时。现在需要新途径新方法。

    数量中自有质量

    有哪些东西发生了改变?智能手机和互联网使数据变得丰富繁多,无所不在,价值更大。无论你是在跑步,看电视,或甚至堵在路上,几乎所有活动都制造了数字痕迹——数据处理库里的原始数据愈发庞大。随着各种设备都连接到互联网,如手表,汽车,数据的容量也在增加。据估计,一辆自动驾驶汽车每秒将会产生100千兆字节。同时,人工智能(AI)技术挖掘数据的价值更大,比如机器学习。算法可以预测顾客何时想购物,喷射发动机何时需要维修,以及人类何时有患病的风险。包括美国通用和西门子在内的工业巨头,现在都自我宣传为数据公司。

    数据的庞大改变了竞争的性质。技术巨头企业总是能从网络效应受益:注册脸书的用户越多,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被吸引去注册。由于数据的存在,网络效应更加凸显。一个企业通过收集更多的数据,能获得更大空间改善产品,这相反又能吸引更多用户,产生更多数据,以此类推。特斯拉从其自动驾驶汽车获取的数据越多,它就能生产出更好的自动驾驶汽车——这也是为什么该公司第一季度只销售了25,000辆车,其股价却超过销售额达到23万辆的美国通用的部分原因。由此可见,庞大的数据池也可以充当护城河。

    此外,数据准入也以另外一种方式保护公司受到竞争者的伤害。如果在科技产业中对竞争持乐观态度,很可能导致大公司被创业公司攻其不备,在汽车间或是一次意外的科技转向。但是这两种情况都不大可能在数据时代发生。巨头企业的监测系统横跨整个经济体。谷歌可以看见人们的搜索内容,脸书可以看见用户的分享内容,亚马逊可以看见用户购买的商品。这些企业不仅有应用程序商店和操作系统,还将计算能力租给创业公司。它们拥有“上帝视角”,能看见其市场及其他市场中的一举一动。他们清楚什么时候一种新产品或服务开始受欢迎,然后因此模仿或直接在创业公司变成威胁之前将其收购。许多人认为,脸书2014年以220亿美元收购员工不到60的消息应用程序WhatsApp,属于消灭潜在竞争对手的“枪战收购”。通过对准入设置障碍和使用预警信号系统,数据可以抑制竞争。

    你打算向谁求助?反垄断机构?

    数据的性质决定了过去反垄断的补救方法无效。将谷歌一样的公司分解称五个小公司,并不会阻止网络效应券土重来:一定时间内,其中一个公司必定重新占据市场主导地位。需要理智再三思考——随着新途径的轮廓逐渐显现,有两个思路引人注目。

    第一,反垄断当局需要走出工业时代,融入二十一世纪。例如,在审查并购时,他们传统上会用规模大小来认定当局是否介入。现在,他们在评估交易影响时,需要考虑公司的数据资产规模。收购价格也能释放出信号,从中看出占据市场主导地位的公司收购是否会构成市场新威胁。从这些指标来看,脸书愿意花天价收购WhatsApp,而且毫无利润可言,这其中已经透露出危险信号。反垄断机构在分析市场动态是,也必须要对数据变得敏感,比如,通过使用经济模型,找出勾结性的价格算法,或决定怎样能最好促进竞争(参考自由贸易)。

    第二大原则是,减小网络服务供应商对数据的控制权,并对这些数据供应商予以监控。加大透明度也会起作用:可以强迫公司告知消费者其手上的信息,以及他们怎样从这些信息中获利。政府应该鼓励新服务,开放政府更多的数据储存库,或将数据经济中的关键部分作为公共基础设施管理,就像印度对其数字身份识别系统Aadhaar所为。同时,政府可以在用户的同意下,强制性要求共享某些种类的数据——这是欧洲在改革金融服务是使用的方法,要求银行将客户数据提供给第三方。

    在当今信息时代,重新启动反垄断工作实在不易。这意味着新风险的产生:例如,更多数据共享将威胁到隐私权。但是,政府如果不想数据经济被巨头企业主导,就必须尽快采取行动。

相关文章

已有 0 位网友参与,快来吐槽:

发表评论

验证码